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3年暴跌90%市值蒸发200亿千山药机血的教训

2021-11-24 08:41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曾经的“大健康”概念明星股千山药机,创造过半年内股价翻三倍的好成绩! 但过于盲目的并购让千山药机债台高筑、举步维艰。如今的千山药机,不得不面对债权人围追堵截、质押股接连爆仓、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等窘境。证监会的两度立案调查,更是让千山药机焦头烂额。

  连续收出3个跌停板之后,千山药机(300216)6月13日晚发布公告,公司当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《调查通知书》,因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,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千山药机在今年1月16日也曾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,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千山药机进行立案调查。

  “千山药机有很大可能被证监会处罚,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,千山药机如因虚假陈述而受罚,受损投资者将可以索赔。”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国华律师表示,投资者索赔条件暂定为在2018年1月18日之前买入千山药机股票,并且在2018年1月1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受损投资者;在2018年6月14日之前买入千山药机股票,并且在2018年6月1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受损投资者,具体索赔条件将根据证监会的调查情况而调整。

  千山药机两次被立案调查,股价都遭遇暴跌。第一次被立案调查,公司股票于1月18日复牌,之后连拉5个一字跌停板。第二次被立案调查前后,公司股票连续4个跌停。

  千山药机投资者索赔条件暂定为:1、在2018年1月18日之前买入千山药机股票,并且在2018年1月1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受损投资者;2、在2018年6月14日之前买入千山药机股票,并且在2018年6月1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受损投资者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目前索赔时间段只是初定,具体索赔条件会在证监会调查结束后调整。一旦证监会调查证实公司信披确实违规,受损的投资者可以要求公司赔偿投资损失。

  按照原计划,千山药机定于2018年5月31日前披露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。但在5月30日,千山药机却发布公告称,公司无法按照预期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,并承认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。

  拖到6月9日,千山药机终于公布了迟到的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,年报数据显示,千山药机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.08亿元,同比减少近六成;净利润亏损额达到3.24亿元,同比由盈转亏;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-14.83亿元。

  对于2017年业绩大幅下降的原因,千山药机对外解释称:一是公司2016年营收占比最大的产品全自动组合烟花生产线、智能混合捆包生产自动线年没有营业收入;二是玻璃瓶大输液生产自动线、塑料安瓿生产自动线、医疗器械营业收入同比下降。

  商誉大幅减值也是千山药机2017年净利润亏损的主要原因。2015年千山药机以5.56亿元的价格收购乐福地100%股权,对方承诺2017年净利润不低于6,000万元,实际上却亏损3,211万元。中介机构评估后,对乐福地项目形成的商誉计提3.14亿元减值准备。

  此外,千山药机2018年一季度报告显示,公司亏损7,792.8万元,同比下降21.17%。预计年初至下一个报告期期末累计净利润为亏损。

  紧随其后,千山药机发布会计差错更正公告,一下子调低了此前三年的业绩。其中,调减2015年末股东权益2,643万元、调减2015年净利润2,643万元;调减2016年末股东权益1.76亿元、调减2016年净利润1.5亿元;调减2017年9月末股东权益4.11亿元、调减2017年1-9月净利润2.38亿元。

  更糟糕的是,因千山药机营业收入大幅萎缩,出现重大亏损,各项资产存在明显的减值迹象,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17年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。

  审计报告中详细列示了千山药机的“五宗罪”,更是毫不避讳地指出,千山药机实控人之一、董事长刘祥华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,致使职责分工和制衡机制失效,导致千山药机违规发生了金额巨大的民间借贷、关联方资金占用、对外担保,以及不明原因资金收支等事项,但审计机构无法获取上述项目真实性、完整性、金额计量准确性等方面的有效证据。

  今年年初以来,千山药机已经多次发布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。千山药机曾于3月14日晚公告称,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,到期债务未能清偿。公司披露的未清偿债务多达16笔,合同金额累计11.68亿元,其中逾期本金合计10.22亿元。此外,公司3个银行账号被冻结,被冻结的账号余额共23.13万元。

 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,千山药机由于涉及民间借贷,审计程序复杂,会计师事务所无法按期出具审计报告,公司无法法定期限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、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。6月8日晚,千山药机虽然披露了2017年年报,但是却被审计机构出具了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的审计报告。

  除了高举负债,千山药机近三年还不断谋划非公开发行,但均未能落地。2014年、2015年公司先后谋划过定增预案,分别拟募集12.58亿元、39.98亿元,但方案最终都以失败告终。2016年12月,千山药机发起第三次定增,拟募集不超过18.75亿元,该定增案被证监会两次问询,2018年1月,公司宣布终止定增。

  为筹措资金,自2014年起,千山药机实控人之一、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祥华累计进行过24次股权质押融资,仅2017年就进行过14起质押融资。截至2017年12月6日,刘祥华累计质押4,980.8万股,占其所持公司股票的93%。

  此外,千山药机的部分实际控制人还在去年12月通过民间借贷进行资金周转,但相关借贷目前未能按期偿还。同时,千山药机还有累计2.79亿元的银行到期债务未能清偿,公司两个账户被执行了累计超6,000万元的资金冻结强制措施。

  随着千山药机股价持续下跌,股权质押风险事件开始爆发。2018年初,刘祥华质押给国泰君安的股权跌破平仓线。同为千山药机实控人的邓铁山、黄盛秋、钟波、王国华等,其质押的股票陆续跌破平仓线。

  截至目前,千山药机8名实际控制人的所持股票已悉数被司法冻结。其中,刘祥华所持5,160万股的全部公司股票,同时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等至少6家法院,司候冻结36个月118论坛坛118网址之

  为缓解资金窘境,千山药机主动与金融机构沟通,争取金融机构的理解与支持,请求金融机构不抽贷,不采取司法手段处置已经冻结的公司资产。为此,千山药机将“妥善解决债务危机”放在了2018年度经营计划的首位。

  审计机构认为,千山药机目前资金短缺、无法偿付到期债务涉及诸多诉讼,导致大部分银行账户、重要资产被司法冻结,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;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大幅萎缩,出现重大亏损,各项资产存在明显简直迹象。公司实控人之一、董事长、总经理刘祥华“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”,致使职责分工和制衡机制失效,千山药机违规发生金额巨大的民间借贷、关联方资金占用、对外担保及不明原因的资金收支等事项,导致公司涉及众多诉讼。

  回忆往日的辉煌,2015年6月2日,千山药机股价一路狂飙至76.12元的最高点,半年间股价累计涨幅高达301%。截至2018年6月19日,千山药机的股价已经跌到5.48元的历史新低,累计跌幅超过92%,现在的股价还不及最高点的一个零头。公司市值已经蒸发200多亿。

  而究其原因,2015年处于巅峰时期的千山药机没有深耕主业,反而借助热门概念搭台唱戏,但接下来一系列的外延并购不仅没有改善公司业绩,反而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,公司也陷入高负债、高杠杆的泥潭。

  2015年底,千山药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1.07亿元。2016年经营活动现金流为-0.17亿元。截至2017年三季度,经营活动现金流为-1.22亿元。近7年来,千山药机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持续为负。

  2013年底,千山药机的资产负债率为28%,随后三年里分别提升至43%、63%、68%。在2017年三季报中,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1%,负债总额达到31.81亿元,相较2013年底的3.45亿元负债总额增长了8倍多。

  再看如今的千山药机,尽管证监会的两次立案调查并未出现结论,但上市公司违反证券法已经是板上钉钉。而除了财务上的重大差错外,公司已经由于违规担保被监管部门认定违规。

  如今的千山药机已经走到退市边缘。“NO zuo NO die”!千山药机不得不为自己当年的盲目扩张买单。而千山药机今天的处境,也为更多的上市公司敲响警钟,在监管持续加码的背景下,如何保持健康发展,是每个上市公司都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。